<object id="iisuk"></object>
<tt id="iisuk"><tr id="iisuk"></tr></tt>
?

浙江省家具行業協會

浙商名家居品牌聯盟

高端對話丨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院長張軍:后疫情時代,浙商的挑戰與機遇

浙江省家具行業協會 2020/10/30


面對考驗,誰是從容應對者,又將如何應對?重啟增長,誰是新的跋涉者,他們將走出怎樣的道路?《浙商》雜志推出年度大型高端對話,尋找未來的答案,專訪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院長張軍,今轉載至此號與家具企業共分享。


" 企業家永遠不會浪費危機的機會。"


作為當今中國最有影響的經濟學家之一,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院長,“當代中國經濟”特聘教授張軍在中國的工業改革、經濟轉型和增長等領域的研究享有聲譽。他是國際上十分活躍的中國經濟學家,曾在倫敦經濟學院、劍橋大學、牛津大學、哈佛大學、耶魯大學以及聯合國大學經濟發展研究院(UNU-WIDER)等從事講學和研究工作。日前,《浙商》年度大型高端訪談欄目有幸邀約到張軍教授作為嘉賓,來談談他眼中的2020年,以及這一年企業家們的境遇。
 “企業家永遠不會浪費危機的機會。”在訪談中,張軍教授以洞幽燭微的眼光,嘗試厘清后疫情時代經濟社會波瀾壯闊的版圖變遷動向,同時為下一階段我們將面臨的挑戰與機遇提供參考。而對話中,張軍顯示出了對以浙商為代表的中國企業家們的滿滿信心。




《浙商》:后疫情時代,我們的經濟社會將迎來什么樣的變化和改變?從政策環境及經濟發展策略來分析,今年明年會呈現什么樣的趨勢? 


張軍:2020年是個特殊而又關鍵的年份。一方面,新冠疫情的爆發,給世界帶來了一些永久的改變;另一方面,原來我們經濟社會中緩慢曲折行進中的一些變化,在這一年非常集中地被催化加速,導致這一年我們的經濟社會生活發生了非常巨大的變化。
其中,很重要的一個變化是各國為抗擊新冠疫情而廣泛采取的封鎖和關閉邊境措施,使得全球供應鏈中斷,全球經濟近乎癱瘓。但全球化道路放緩,甚至部分地區出現了對全球化進程的質疑聲浪,并不全是由于疫情而造成的。以美國為例,在疫情之前,制造業“空心化”出現,大量的中產階級對全球化是否能保障其收入、提高其生活水平產生了懷疑。疫情只是加速了全球化進程放緩的過程,同時催化了貿易摩擦與分歧。
未來,像過去各國在WTO框架之下達成廣泛共識、全球化快速發展的可能性降低了。全球化的形式與狀態可能會發生改變。越來越多的國家開始考慮,本國到底需要什么樣的全球化。原來的全球化可能會呈現區域之間加強聯合、更為安全和穩定的發展趨勢。
當然,未來,中國仍將是全球貿易與投資的積極參與者和貢獻者。由于對外國投資者開放更多的國內市場,中國還將幫助糾正全球貿易失衡,從而進一步支持全球化。刺激國內需求的努力將為國內外投資者創造擴張機會,促進未來全球經濟的增長。中國應當成為全球最大的市場,這也將幫助中國在全球化進程中持續加碼,擴大國際影響力,提升國力。


《浙商》:民營企業家特別是浙商應該如何應對近段時間來的形勢變化?他們需要著重關注哪些問題或趨勢?


張軍:在貿易摩擦加劇的趨勢下,加增關稅成為最為簡單直接的手段,而這也是對如浙江這樣制造業發達、外貿企業林立的地區而言,是影響重大的手段。
但對于企業以及其所在的市場而言,當一條路走不通時,總能找到別的道路。我們已經看到不少制造企業開始往東南亞等國進行產業轉移,以規避關稅所帶來的負擔。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倒逼了制造型企業加快結構升級,進一步合理布局產業鏈,推動完成轉型。
當然,光是轉移還不行,還要引進來,引進高附加值的項目或產業,引進先進的技術與智慧,這才能實現長足、健康的發展。

我們一直說,危機是把雙刃劍,企業家永遠不會浪費危機的機會。一方面,危機確實帶來了企業生存、經營上的困難,另一方面,也給企業家帶來了難能可貴的機遇。



《浙商》:您此前預料,接下來經濟轉型特別快,疫情以后會加速經濟的數字化轉型。未來,數字化轉型還將在哪些方面撼動原來堅固的行業或者經濟土壤?


張軍:在今年之前,中國的互聯網企業、數字經濟方面的發展已經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績。疫情之后,我們原來數字經濟中積累的很多能力再一次爆發了出來,展現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在疫情期間大火的在線辦公、在線教育、在線醫療服務等業態,實際上都是早已有所應用的數字經濟領域,但伴隨著疫情給我們的社會生活帶來的種種變化,比如說隔離保護的需求、交通運輸管制的需要等等,以上這些數字經濟業態出現了顛覆性的變化。同時,從私域到公域,數字經濟正在賦能更廣泛的領域,比如說疫情期間數字政務治理的迅速發展、在線醫療對于曾經的疫情重災區如武漢的支持等等,都體現出了數字經濟的活力與能力。可能預見,在這些領域,數字化轉型還將長久、持續地發展與壯大。


《浙商》:目前區域融合的大趨勢,對于浙江、浙商而言有什么樣的機遇和挑戰?


張軍:區域融合應當是在更大范圍內實現生產要素配置的優化,提質增效。而其中,長三角一體化有著特殊的戰略意義。從中國的經濟版圖和經濟地位意義上來看,長三角具有不可替代的輻射帶動作用,不僅體量大,還能帶動整個長江經濟帶,對于推動中國國內大循環體系的形成具有戰略意義。
推動長三角一體化的關鍵是要充分發揮上海的龍頭作用,形成經濟上的大上海都市圈,實現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的一體化,不斷擴大長三角強大的輻射力。與此同時,公共資源的充分共享應當是下一階段區域融合的大趨勢。比如,未來我們身處浙西小城中的病人是否也能方便地享受到上海一流醫院的醫療條件。
與此同時,未來的區域融合一定是優勢互補,互相依賴,平等互利的關系。只有如此,區域之間才能合作得更為長久,碰撞出更熱烈的火花。


《浙商》:現階段對于企業家能力提出了什么樣的新要求?企業需要實現什么樣的轉變?


張軍:我們看到,改革開放至今,一代又一代企業家們總有其時代固有的特色。比如80年代初期,第一批民營企業家大多數出身于草根,很多人讀書不多,卻也闖出了一片山河;而近幾年來,創業人群中,專業人士的占比越來越高,他們往往受到良好的高等教育,有著深厚的專業經歷與背景。
近幾年來,我們發現,創業家與企業經營者的角色中間還有著明顯的區域,創業是一種“從0到1”的能力,這一人群往往具有長遠的眼光,敢于割舍,敢于冒險,也敢于負責。而成功的創業者,不一定是成功的企業經營者。反過來也是一樣。
另外,近幾年來,越來越多的成功企業家開始注重輸出價值觀,為社會創造價值。這些已經站在馬斯洛需求層次頂端的人群,正在成為構建我們社會精神財富的重要基石。我們知道,社會進步,財富的積累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精神財富的創造尤為重要,而這也有賴于更多有理想、有信念的企業家們的努力。


《浙商》:踐行“八八戰略”,打造“重要窗口”,浙江如何在長三角率先形成新發展格局中走在前列?

張軍:浙江一直以來,民營經濟發達,民間財富積累雄厚,做到了藏富于民。這在打造“重要窗口”的實踐中非常可貴,提供了特殊的浙江經驗。我們說,社會主義制度最大的優越性在于共同富裕,這正是浙江正在勾勒的圖景。在這期間,浙江的政府在走向服務型政府的創新改革中,也提供了大量的優秀樣本與經驗。在這些前提下,浙江社會治理人人參與建設的良好局面也是重要的典型。

未來,浙江應當進一步創造良好的氛圍與環境,營造幫助企業健康成長、活力創新的條件,進一步發揮人民的主人翁精神,激發每個社會成員參與社會治理的熱情。



返回列表>>

?
版權所有:浙江省家具行業協會  主管單位:浙江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
網站備案/許可證號:浙ICP備09037734號-1  全案策劃:LEBANG.COM
歡迎關注官方微信
更多信息,一手掌握!
TO GET MORE INFORMATION

浙公網安備 33010402000941號

九九免费视频